Babble

惜大梦一场

As you like it


 

#现实向,避雷注意

 

    

   樱井翔闲暇时间总喜欢在手机上刷刷新闻,偶尔也会点进推特看看饭在聊些什么。有次被“追星女孩最好不要做什么”的标题吸引住了目光,一个没忍住点进去了链接。网页上密密麻麻列了几十条心得体会,樱井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看到了最后大写加粗的黑体字:

追星女孩切记真情实感!!!!

 樱井觉得好笑,认真读起下面的评论:

“这条是真的啊!那些平日里看起来关系很好的团体成员实际上就是在对着镜头表演,个个赛影帝,真希望他们演戏的时候也能这么努力!“

”楼上空口无凭,我不信每一个组合都是这样。比如岚,五个人就是关系很好啊!“

 ”呵,现在关系好又不代表以后关系好。等他们成家后,关系肯定满满疏远了。“

”楼上什么逻辑,是不是黑?“

 樱井索然无味地退出界面。他不是很在意外界的人猜测他们私下关系到底是不是像镜头前一样和谐。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被质疑也好,被中伤也好,都无所谓。反正我会证明给你们看,让你们心服口服。这是他保留至今为数不多的少年心性。可即便这样,他也对这样的妄加揣测感到一丝厌倦和无奈。

  因为有个人和他一样也会在闲暇时间刷刷手机。

  他想起年初那一阵子活跃在周刊小报的传言,陌生人好奇窥视的眼神,以及松本的在意和不安。松本在节目上轻松地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和语气进行回复,思维静止了几秒,等到嘉宾插科打诨地把这件事翻篇过去的时候,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和松本谈论这件事。

  安慰对方也似乎有点怪怪的,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这些年一路走来谁也不比谁轻松。在镁光灯照不到的地方他们流的是汗,是泪,是血。无论是向对方寻求慰藉还是给予超出份内的关怀都有点让人害羞。樱井至今还记得他咆哮着问松本为什么不听从他的意见在做决定的那一瞬间,松本红着眼眶对他说:“因为我们是成年人了。”就是这一句,在之后的许多年堵住了樱井深夜的电话、白日的短信和那些总也问不出口的事。

  向松本道歉又太过生疏了。即便,即便他们不再是当年那么亲密的关系,樱井也不想把松本推到那么远。我们之间不应该是因为这种事情而道歉的关系,樱井苦涩地想。既然成年世界是残酷的,有时候维持不近不远的关系真的挺好的。

 樱井拿起手机,先向松本的经纪人打听了松本今明两天的行程,确保对方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邀约而为难。因为松本是温柔的,从来没有拒绝过来自于自己的请求。樱井感激这一点,也尽力希望对方不要过于勉强。问完经纪人,樱井又拜托二宫去打听松本的私人安排,二宫很快回复,

”你又不请我吃饭,我干嘛帮你打听?“

“我请你吃饭,你来吗?“

”行啦,J说下午刚回东京,晚上没约。收到别回复,游戏中~“

樱井想了一会,试探着给松本在line上发了消息。对方几乎算得上是秒回:

“可以哦,翔君。“

樱井在约定时间三分钟前到达了料理店,推开包厢门,松本已经坐在那里,正在认真地研究菜谱。 樱井倚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松本脸上的神情是非同一般的专注,偶尔还会皱着眉头苦恼一番。

“之前已经点过了三文鱼,是不是换一种鱼比较好呢?“

樱井悄悄地绕到松本背后,故意用低沉的语气回复道,“怎样都可以哦,这位客人。“

松本被他吓了一跳,快速地转过头,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俩人的鼻尖距离不足十厘米,尴尬地张了张嘴,吞下了想要说的话。樱井也没料到松本回头速度那么快,他还没来得及完全避开,只得开玩笑地说道,

”你以前肯定是个武士。“

他发现松本的发尾似乎有点不一样了,比平日还要蓬松弯曲一点。

”换了新发型嘛?“他说着便摸了摸发尾,感觉不错,衬得松本像是毛茸茸的小动物。

”不是啦,只是今天回来的路上在新干线上睡着了,发型乱了而已。“

”新干线?“

“嗯,去看了话剧。“

俩人决定好了菜式,又点了杯威士忌,慢慢地聊了起来。

虽然作为大人,维持谈话氛围的舒适愉快是需要掌握的必要社交礼仪。可是,和松本在一起明显不一样。樱井可以毫不费力地想到许多话题,无需引导,无需深思,无需解释,他可以痛快简单地倾吐出来,而不用担心松本会产生误解或者不懂。这大概真的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很长了吧,樱井摇晃着酒杯中的冰块,包厢内微黄的灯光衬得一切都显得温馨起来,像是家的感觉一样。要是时间就此停止多好。

下一秒,樱井就笑着否定了这个念头,犹豫着是否该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结束这次见面,自己并不想占用松本太多时间,能有几次这样的温存他便已经心怀感激了。

松本显然有点醉了,不知不觉话题又扯到门把的身上,“希望岚的门把们都能幸福啊。”

“利达,nino,爱拔桑,” 松本慢慢地把视线转向他,“还有翔君,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那么你呢,樱井翔很想问,但他问不出口。

你现在过得开心吗?

像是要回答他一样,松本慢吞吞地说道,“如果大家都可以幸福,即便我不开心也无所谓啦!”

“不要胡说。“樱井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不会出现这种事的。”

“翔君突然好严厉。“

 樱井默默吞下那些沉重的话,他不想让松本察觉到那些隐秘的、超出友情范围的关心和在意。可他忍不住,忍不住伸出手,安抚性地揉了揉松本的头毛,“你又喝多了胡思乱想,来,起身,我送你回家。“

 

 

 

那晚过后,樱井开始试探着经常约松本一起吃饭、喝酒,即便偶尔因为日程忙碌约不到人也会拜托经纪人把伴手礼和一些日用品转送给松本。他说不出是什么个缘由,只是感觉自己有义务去照顾松本一样,即便可能松本不需要这种照顾。

         但是松本的反应让他觉得满足。俩人最近私下见面的次数愈加频繁,樱井还有幸去过松本家几次,惊喜地发现俩人对于艺术作品的相近品味。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庆幸,他没在松本的家中发现第二个人的生活物品,这意味着松本在很大程度上和自己一样,暂时是单身。

         步入三十代后期后,樱井最讨厌的话题之一就是被询问道什么时候会结婚。樱井每次都要不厌其烦地念出标准答案来满足观众的好奇心。之所以说是“念”,是因为连樱井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还想结婚。二十代的时候,“结婚”二字过于遥远,三十代后,“结婚”二字像是催命符一样时时刻刻提醒他人生还有这样一件大事等着他完成。这个话题曾是他和松本聊天时的禁忌,他一次也没有提起过,即便他试图在别的门把们那里旁敲侧击松本润的想法。但他现在不想问,也不想从松本润嘴里知道答案。他害怕被最高法庭判了死刑,而对方根本不给他上诉的机会。

         他想起那人在杂志上提起自己生病时想吃粥却没煮熟的事,又觉得要是有人能陪伴他就好了,不是自己也行。

如今又是年末,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这么想着,身体比思维快了一步,消息已经发了出去,“年末注意身体,不要生病。万一生病了,记得拜托身边的人照顾你。“

        他潜意识里还是避开提及了自己,怕松本为难,也怕彼此难堪。

         过了一会,他收到了松本的回复,

         “那么万一生病的话,就拜托翔君了。“

         樱井握紧手机,他想找到松本,给他一个拥抱。

         也告诉他,谢谢你。

         谢谢你多年不变的真心。

          

评论
热度(62)

© Bab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