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ble

相逢即是缘

我们的婚姻很短暂,只维持了四十年。

试阅

#借鉴了 Grace Marks 的部分设定

#病态心理 预警


引子

我回忆着所有描述我的文字,

他们说我是嗜血残忍的恶魔;他们又说我是恶棍的无辜受害者。

他们说我过于愚昧,判我绞刑虽合法却不公正;他们又说我精于算计,罪大恶极人人当诛。

他们说我性格温顺,人畜无害;他们又说我狡猾奸诈,心怀叵测。

我想知道,我如何能集这万千不同于一身?


Day 1

   如今正值五月,一辆吐着蒸汽的绿皮火车缓缓行驶在轨道上。车窗外是郁郁葱葱的树丛,不远处是郁金香花田,各种颜色夹杂着,跳跃着。...

#段子

樱井翔和松本润刚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吵架,什么都能吵起来。诸如‘今天晚餐吃什么’‘明天要穿什么’等这种日常小事都要吵上一吵。

可能也是因为年轻气盛,谁也不肯在爱人面前先低头。明明俩人平时对着外人有一百种耐心、一千种温柔,偏偏俩人一对起来就像是点了炮仗一样。俩人吵归吵,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过啊。于是,俩人约定:无关原则的小事,亲一下,就算过去了。

某日,樱井翔回家,发现今天的晚餐是白水煮鸡胸肉外加蔬菜色拉,还不加色拉酱的那种。

他还没来得及委屈,松本润吧唧在他的左脸上亲了一口,‘吃吧。’

樱井翔不依不饶地表示他不吃,松本润冲他大吼‘我都亲过你了!你还想怎样?’

樱井翔:‘我回亲你两口,晚餐...

最佳投资(6)

深山看见柯尼塞格的第一眼是欢喜的,兴奋的,可下一秒他就在踌躇不前。

樱井主动从车中下来,大大方方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深山律师。’坦荡自然,仿佛他俩之间的龃龉和不快从未发生过。他今天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西装,质地优良,剪裁合身,整个人的凌厉气息都柔和了起来,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深山仿佛可以窥见樱井的少年时代,恐怕就是漫画中人人羡慕的不知忧虑为何物的小少爷。

和我不一样,完全不一样。眼前的柯尼塞格,之前的Icona Vulcano都在提醒他。

他走了个神,回过头来只听见樱井笑着问他“好吗”。他下意识地回到‘好啊’,又有些后悔和抱歉,‘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

樱井也不生气,耐着性子...

最佳投资(5)

深山最近忙得团团转,手上连续接了好几个case。立花曾评价过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工作起来就像是受虐一样,连轴转几个通宵是常有的事。不过,幸运地是这几个case都堪称完美地获胜了,其中一个因为原告有些背景,虽然过程曲折了些但所幸不负所托。

深山叹了一口气,案件的解决并没有让自己放松下来,总觉得心中憋着一股无明业火。组里的成员都趁着这个时间去休假了,只有他和明石坐在小酒馆里打发时间。明石鬼鬼祟祟地凑到他耳边:‘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要不要找个时间发泄一下?’说罢还冲着深山挤眉弄眼。深山这才领悟到他的意思,不过想想看自己忙于工作确实很久没做了。

他心里一直记挂着父亲的冤案。学法律也好做律师也罢...

最佳投资(4)

樱井最近的新欢是一辆Icona Vulcano。这车走的是年轻狂野的路线,加速时的引擎轰鸣声性感地让人发疯。

而此刻驾驶这车的深山显然十分受用,面色逐渐显得愉悦起来。也是,但凡有点事业进取心的男人没有不爱豪车的。樱井本人就是重度的跑车爱好者,为此他还买下一个车库存放‘收藏品’,又花重金从国外请来维修人员专门保养爱车。樱井有意借着跑车这个话题同深山聊下去,一路上气氛倒也算是和谐。

直到深山将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料理店前:‘樱井桑,请下车吧。’深山大大方方地告诉他这是自己表哥的店铺,自己平日就借住在店铺的二楼。樱井走进店铺,室内面积不大,有一个简单的料理台和几张餐桌。不过,这家店铺的装潢别具一格...

最佳投资(3)

但凡见过樱井翔或者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评价他是一个礼仪周正、颇有风度的人。

樱井不会轻易发脾气。他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情商和智商都是毋庸置疑的,自控能力绝对一流。不过此时手臂上传来的刺痛让他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去做了。菊池风磨还在战战兢兢地给私人医生打电话,社长阴郁的脸色让他喘不过气来。

深山看了一眼要哭出来的菊池风磨,飞速地翻了一下手机APP,提醒他们最近的医院是庆大附属医院,如果不想耽误病情还是就近择医吧。

樱井翔左手的肿胀感越来越强,他皱着眉头:‘那就庆大附属医院吧。’

樱井翔绷着嘴角走过了两个公交站,来到庆大附属医院的门口。菊池风磨赶紧去了骨科急诊门口排队取号,所幸今天的门诊甚是冷清...

最佳投资(2)

清晨六点,菊池风磨站在社长卧室门口,在他犹豫是否要敲门的时候,门开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脸困倦和怒气的樱井翔。

菊池风磨懵了,他还没敲门呢,社长怎么就自己起来了。他试探着询问樱井翔是否昨夜没休息好。樱井翔给他一记眼刀,就说了四个字,‘二宫和也。’

菊池风磨恍然大悟,恐怕是山崎小姐生怕樱井翔缺席例会,连夜拜托了二宫和也。确实敢去叫醒樱井翔这头‘狮子’的只有二宫和也了。

菊池风磨偷偷给秘书山崎小姐发了一封邮件,告诉她社长已经准备出发了。山崎小姐的回信也很快,

‘狮子先生的心情如何?’

狮子先生是秘书室的人偷偷给樱井取得外号,一开始是有人调侃社长的玩笑话,结果后来绰号渐渐传开,大家觉得...

最佳投资(1)

最近几天,斑目法律事务所不是很平静。

原因很简单,所长斑目春彦不知道从哪里挖来了一个新手律师,还是刑事専門弁護士。

大家对这位被所长亲自引进的‘特殊人才’非常好奇,偷偷摸摸调查了这位的背景,结果大失所望。这个叫做深山大翔的年轻人,既不是名门大学毕业,也没什么过人的履历,简单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普普通通。不过,凡是看过简历的人还是承认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稍微不普通的一点的,那就是脸长得好看,特别好看。人事部的小姑娘们看着他的入职照片花痴了好几天,更有好事者发到了公司内部的通讯群里,感慨自家事务所终于迎来了一个高颜值的单身小哥哥。

不过事务所的小姑娘们的欢呼雀跃和满腔热情没维持到一周就冷却了。...

Hello, My Miracle

挺俗气的故事,3K,一发完


Like no one can measure the size of the sea,

You will never to know how far my soul goes with you.

一如没人可测量出大海的宽阔,

你永远不会注意到我的灵魂陪你漂泊到多远的天涯海角。


松本进入樱井商社已经五年了.从最初的普通社员到如今的副社长,他这一路走的并不轻松.旁人看来仅仅用五年的时间便成为偌大商社的副社长不可谓不幸运,可松本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他可以坦坦荡荡地面对那些质疑他的眼光,他却无法坦荡地说出自己掩藏了十多年的心思....

© Babble | Powered by LOFTER